全国服务热线:13097378133

深圳外遇调查取证【老公出轨和欠百万债务比起

日期:2022-06-23 22:10 人气:
深圳外遇调查取证【老公出轨和欠百万债务比起来】我与丈夫 S 相识于网络,后线下见面,两年后确立恋爱关系。中间都只当对方是普通认识的人而已,都在为自己寻觅更优质的伴侣。在而立之年步入婚姻,也都是因为那时的彼此是自己当前的最优选择。结婚之后伴随着孩子的出生,彼此之间三观不合带来的矛盾也随之浮现,但那时的我们对彼此还是有爱和感情的。为了家庭和孩子,也为了支持他的工作,怀孕后我就申请调动工作到内勤部门,每天朝九晚五,兼顾家庭和孩子。而 S 也从部门经理逐渐升至部门总监,家庭也有了一定的积蓄,虽有房贷,但日子过得也还马马虎虎。

他因工作忽略了对孩子家人的陪伴,难得有空闲的时间还要给他的爱好——打麻将让位,这让我内心非常不满。所以那时候的矛盾就是他打麻将我不让,他找各种理由借口去,我则各种福尔摩斯破案闹。直到他去了外地工作才算消停。这期间也因孩子问题和他母亲闹过矛盾,虽然后面随着时间流逝也都过去了,但其实双方都已上了对方的黑名单。顺便说一句,当初他要娶我,他母亲是不同意的,因为他母亲认为他们是城里人,而我出身乡下。尽管我们全镇已完成拆迁并入了我们所在市的区里,尽管我父母家离市中心只有 20 分钟车程,我父母是工人有保和退休金,尽管他的二室婚房也是我婚后一起还贷的,但他母亲依旧有着那种小城市城里人特有的优越感,认为我高攀了她儿子。
这里说说我俩各自的原生家庭, S 的父母在我们刚结婚时就均已退休,他母亲是个非常爱打扮赶时髦的人,长年在美容院做各种美容减肥项目,退休后的生活除了照顾 S 的外公外婆就是和老姐妹们吃喝玩乐。他父亲是搞技术的,退休后偶尔还接点私活,平时的爱好也是打麻将,也经常为了打麻将的事和老婆吵架甚至在我们面前大打出手。我的父母比较年轻,也信奉勤劳致富,目前虽已退休,但一直有在工作。家里拆迁后自建了三层小洋房,但他们还是会去旁边的空地种植各种蔬菜。我母亲是个普通的劳动妇女,没去过美容院,平时也不爱打扮,父亲更是不抽烟不打牌非常顾家勤劳。我们家都不喜欢打牌的人,认为这是一种赌博行为。在我们的认知里,小赌怡情是指逢年过节亲戚间聚会打个牌消遣下,而不是作为一种爱好,更不能为了打牌不管家不管孩子。
可以说,这段婚姻从一开始就埋下了隐患,双方家庭的生活习惯、价值观完全不同,双方的父母各自看不上对方。而我是一个情商很低的人,不会讨好公婆,更不会嘴上抹蜜哄人开心。S 则是“大孝子”,觉得他妈啥都对,和父母吵架也往往被骂得狗血淋头。双方父母都要参与干涉我们的小家庭,都要争夺话语权。为此我曾认真和他谈过,要求他尽量远离原生家庭的影响,过好我们一家三口的日子,但遗憾的是 S 并不这么认为,甚至给我来了那句经典的“她是我妈啊,我能说什么”。在我们吵架闹矛盾时,他的父母会当着孩子的面让他离婚,去母留女。他们认为以 S 的条件能找到更好的。而我父母前几年则坚决不同意我离婚,我妈往往会说当初如何如何,感叹我命苦。个中狗血就不一一赘述了。
2017 年,在他亲戚的鼓动下,我们贷款买了个小户型二居室当作投资,又背上了新的贷款。2018 年他想跳槽去一家千里之外的公司工作,因为对方承诺工资翻倍,那时我们因他工作已省内两地分居近一年,我一知道拦不住他,二也想他多赚钱补贴家用,所以也同意他去了。深圳外遇调查取证,这一去,真正的矛盾才刚刚开始自他去外地工作后,我母亲就辞职(已退休,另有工作)过来帮忙接送孩子,照顾我们的生活。S 在新公司的工作很轻松,需要经常出差考察项目,可以说是公费考察顺带吃喝玩乐。半年后一个夏天的下午,我无意间在他开着的电脑上发现了他出轨的证据。对此,群众说这是意料之中的事,有钱有时间,工作轻松老婆不在,不出轨还能干嘛?
我没有第一时间找他摊牌,因我知道他是耍赖高手,没有足够证据他打死也不会承认,所以我悄悄地收集了很多证据,告诉了我母亲和两个朋友。母亲劝我为了孩子原谅他,当然摊牌是肯定要的。朋友分析了利弊认为离婚对我没啥好处,劝我过好自己,让他养家。于是我的第一次离婚之火被现实扑灭了。虽然没有离婚,但心里也不原谅,不再有爱。作为补偿,他把婚房加上了我的名字,变更成了共同财产,也写了保证书,当然这并无卵用。后来我们把婚房卖了,一部分用来偿还贷款,一部分又贷款买了一套新的三居室,还去旅游了一趟,也想重新开始。这些年间,他还和朋友合伙做生意,亏得血本无归,卖房的钱也填进去一部分。他们公司如此让员工公款消费,不出意外也倒闭了,发不出工资,坚持了半年没有工资的所谓工作后,终于在公司清算前拿到了基本工资,作为补偿给我换了辆车。伴随着疫情来临的还有他的失业,房贷车贷孩子费用光靠我的收入不足以支撑。
失业三个月后,他终于找到了工作,职位收入比原先低了很多,工作地点在省内另一个城市,深圳外遇调查取证但比起失业每天打麻将已经好太多了,生活慢慢走向正轨。几个月后他又跳槽到隔壁城市,收入略高一点。为了省钱每天高铁来回,基本上回家也只是睡个觉了。经过一系列的事件后,我对他打麻将这件事看开了,觉得只要不影响家庭安排,不以欺骗为目的,要打就打吧。正当我以为熬过了婚姻的坎时,他那不安分的心又将我们的家庭带进了无底深渊。当他工作稳定下来后又和朋友做生意开餐厅,还说自己是纯入股不参与经营,并和朋友签了协议就入股三个月。之后极力说服我拿钱出来投资,不得已我拿出了家庭财产仅有的 5 万给他,他自己又凑了 5 万作为入股资金。后面的事大家也猜到了,又一次血本无归。
10 万投进去之后, S 竟然瞒着我从银行分期借贷了 28 万给所谓的合伙人,合伙人最后被发现是空手套白狼后两手一摊,将股份转让给 S ,让他和另一位合伙人吃进。我知道的时候他已经投了 38 万进去,却面临开不了业,钱也不知去向。我极力劝阻他算了,就当亏了 38 万,自己买个教训,我们慢慢还也还得出,他却不肯白白亏这 38 万,表示要去借钱把生意做起来,认为还有机会赚回来。双方父母知道后,我父母也劝他认了,他父母表示支持他,但却并没有实质性的支持。至此,我们因意见不合闹翻了,我不再过问他的事,他也不再和我讲具体的过程,表面上双方一团和气。因借款到期无力归还,他逼迫我把 2017 年投资的房子卖了分钱,那时我母亲也想买房子苦于钱不够,我想着卖房钱正好可以拿来和我母亲合买房子,于是就同意了卖房。卖房款给了他三分之一,剩下的我留了 5 万备用,其余全部和我母亲合买了房子,产证也是按出资比例持有,这些 S 都是知情并同意的。
直到我们因钱的事情再一次吵架后,他才向我爆出生意已经失败并亏了 100 多万。那时候我简直不敢相信,他竟然把之前卖房的 50 万亏完了之后还负债 100 多万,以我们目前的收入,不吃不喝都要还十几年。一开始 S 也后悔了,觉得是自己拖累了家庭,也去向他父母借钱想要渡过难关。当然我们也知道他父母不会借给他那么多,只想着借 10 万 20 万先把利率高的还掉。没想到的是,他父母非但一分钱不借,还指责是我让他们儿子去借钱的,于是乎在某一天晚上突然冲到我家里,对我谩骂和侮辱,至此我与他父母彻底决裂。
屋漏偏逢连夜雨,在他背了那么多债后,突然连工作也丢了。更因为在家躺三个月却一点也不帮忙分担家务还天天打麻将,我母亲看不下去说了他几句,他就和我母亲吵架,指责我母亲买房子事件是借鸡生蛋,我母亲气得一夜没睡第二天就离开了我家。去年下半年,他终于找到了工作,有空时也帮忙接送孩子兴趣班,周末也会在家做饭给我们吃。而我,因一个人负担所有开支,节衣缩食到抠的地步,要说心里对他不怨那是不可能的。争吵的次数也逐渐增多。我不能理解他背负百万巨债,非但没有节衣缩食还每周几次麻将,该吃吃该喝喝,好像背债的人是我。看他那么潇洒,我让他分摊点家用,他却两手一摊,没钱,那个气啊!于是,在再一次的争吵后我提出了离婚。
不出所料,他不同意。但这一次我似乎突然就坚定了,搬出了共同的房间,不再过问他任何事情,也不再提要求,每天自己上班带娃,同时不告诉任何人去法院提起了诉讼。经过漫长的等待后, S 终于收到了传票,来找我要求撤诉,我没有同意。新年钟声敲响的前一天,终于等来了开庭,意料之中,没离成功。法官对我说,一般情况第一次都不会判离,除非有特别铁的证据,而家暴也并不是吵了几次架打过几次就能算的。法官给我们调离却发现条件根本谈不拢,基于现实考虑最终双方达成一致,暂时和解。
深圳外遇调查取证大家各过各的状态又持续了几个月,深圳外遇调查取证在他找到工作后有所缓解,之后的日子更像是相敬如宾的合伙人。经济上绝对的 AA 制,女儿的费用全部由我承担,新房的贷款由他承担,彼此不过问对方的经济。孩子上学后,周一至周四他们两人去他父母家吃饭,我则自己个人解决,剩下三天轮流买菜做饭或是我带孩子去我父母家吃饭。有时候我在想,我们之间的感情已经消耗殆尽,彼此对对方没有任何感觉,孩子不在时各自一个手机就够了,这还能算是夫妻吗?同床异梦,对彼此完全没有一点想法和行动,经济价值、情绪价值、性价值都不能提供的丈夫,这样的婚姻还有意义吗?偶尔意见相左连吵架都不想吵,你对你对你全对,双方又恢复了冷漠,可以几天甚至几周不交流,除了孩子的必要事情外。